十五夜悬雨

话废 低产 懒癌患者
沉迷摸鱼 漫画 渣基三
辣鸡小透明 弧长可绕地球三圈
热爱女儿 万年花萝控

祝自己17岁生日快乐!

花萝5连发!爱花萝一辈子!画的像成长史一样……

18年总结!前两个月是因为没有板子所以划掉

《暗毒》(炮太x花萝)(脑洞有时间填填,两个人都15+的岁数叭)

世人常说,是药三分毒。世人又说,医毒为一家。世人也说,药亦是毒。

唯他,自始至终,都信她为医,哪怕是毒,他也心甘情愿饮下。

孙清雨,万花谷弟子,擅医,却不知她更善毒。翻云覆雨之间便将人之性命掌于手中,是其兴趣。提针可于阎王夺人,握药又使人陷于苦难。

他呢,唐家堡人,执其命令杀人,从不为自己所想而行动,毕竟,他是唐家堡收养的孤儿。

大抵是杀人是被孙清雨撞见,对方不同于同龄人的沉静让他好奇,又或许是去万花谷医毒是看见她立于山尖之上吹着雪凤冰王笛的样子印在他心中,他开始在意她。她说过,比起笛子她更喜笔,手起笔落便是一条人命。

孙清雨,清雨,说是雨她更像冰,万年不化的极冰,眼底似有不见的死水,翻不起她的波澜。他好奇她的身世,可她不说他便不问。是什么让她弃离经,抛弃一身医术拿起笔,执起花间练起毒,他想打开她的心门看看,里面是什么

却,把唯一的钥匙弄丢了……


《本源之类》
  第三话  流放者
ok没有了 等我什么时候把第四话画完再发叭

自己漫画的摸鱼🌚有时间发发漫画好了

对墨洵来说,折澜是光。黑夜归船时看见的灯塔、迷雾森林里点点的萤火虫、笼罩内心牢笼中的蜡烛。

梦魇缠了他十几年,在星如倩的副本里彻底爆发差点走不出来。折澜就像提灯人,为他开路,魇就像一块阴影一样,在他心里生根发芽,除不掉 、无视不了,流放者的身份对他来说更是煎熬,一点帮助他都会记在心里。不知出于什么,他和折澜走了,都说在黑暗里呆久的人,会渴望光。他也这样,想要靠近,站在她身边。

终于可以有力量了吗……想要站在离她最近的地方,哪怕是对立。抽出灵魂,重铸身体的痛苦差点让他崩溃,可眼前浮现了她的样子,又让他想要活下去。

她封魔了,内疚、后悔、无力,各种情绪充斥着折澜。看着她封魔后的样子,他在暗处痛恨自己的无力。遇到了啊,她找的是自己,心很痛,仿佛接任时的痛苦再度涌现,还是无能为力呢,靠近了还是接触不到……

梦境之牢,一个戳人痛处的副本呢。折澜看见了墨洵,她好像明白了,她心里,多了一个人。留下郁耀照顾天雅,她走了,想去散散心,猝不及防的,遇见了,他……

自己的副本里,楼外的摩天轮转着。他拉住她的袖子,表达了自己的心意,那一瞬间,她好想走,她也这么做了,没有任何回应的走了。她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不同于平时的频率……